杂食到令人发指,日常挖坑和失踪...

【云亮】漂流

赵云原皮/嘻哈/皇家上将x诸葛亮小桃花
人妖殊途,一切皆是浮萍漂泊。←大概这样的主题吧,写得其实蛮梦游的,可能有bug,最近考试月也比较颓。差不多这样吧。
全国一盲狙返稿。只是借了这个题,没有那么红专。
——————————————————————————

    再次遇到他的转世,其实已经是很久之后了。这个很久是对于人类而言,但毕竟建国之后不许成精,模拟了人类生老病死百余年,诸葛亮已经有些适应于这种漂泊之中的生活了。别提了,现在桃花源的旅游景点到处都是,只可惜从来都不是桃花成精的故里。

    其实两人的缘从最初相熟时便已结下,那桃花妖是大妖,修行自然离不了入世,那一世他化作了智谋无双的国师,见了勇武无敌的将军,两人一同征战,又恰逢花开时节,几番挑灯下商讨,几番戎装时相护,本就搭在腕上的红线就开始显现了。

    时间过得太快了,一切都恍如白驹过隙,当年雄心于胸、宏韬伟略的军师也曾有意无意间搜寻过赵子龙的灵魂,只可惜这遥遥掌控一方水土姻缘的桃花妖,迟迟未飞升,却也无法寻得确切的自己的夙愿。虽然寻过几次,有时可以遇到,更多时候却是惘然。

    也许不是自身的意愿阻止了飞升,只是这段心魔的劫难未过。

    这一世的子龙长得极像那蜀汉的猛将,只是一眼就认出了,那过去了几千年的一切似乎都鲜活如昨夜的梦,只是朦朦胧胧,笼罩着一层迷雾,不清晰。

    诸葛亮化了刚刚毕业执教老师的样子,使了个幻术,就在这里任职了。这一世的赵云虽然失去了记忆,却依旧有着仿佛刻入骨子里的好斗,只可惜和谐社会少有战斗,便私下里拉帮结派,成为了半个混黑的小头子。

    赵云的家境难说是很好,诸葛亮也未曾干涉,只是在放学后有时会把赵云留下补习,赵云也不气恼,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年轻而博学的老师对自己很是好,便把诸葛亮执教的数学耐心学会了。只此一科考到了接近满分的分数。

    赵云毕业的时候,遇到了车祸,死得时候很年轻,甚至还没有留下些什么。诸葛亮当时又可巧得被一群妖怪——真实的狐朋狗友——叫去料理些纷争。

    记忆里只留下了遥远的过去将军解下戎装时候那抹笑,仿佛和这个阳光积极的小混混头子重合了起来,却有几分难以言明的酸辛。

    这次的赵云转世很快,可能是带着过分的执念,出现在了几十年之后。诸葛亮看着他一路从普通士兵做到了皇家上将,也看着天朝的军力越发强盛。这一世的他是自己见过的几世之中,最有初见时候气质的一世。

    胸有纵横山河辽阔。

    诸葛亮照例化作了星航的指挥官,却是心中有了些疲惫。

    他看着赵云站在斜阳之下,恍惚间想起了过往,他本是一个理性的人,虽然掌管的是姻缘,却从来都是用理智来判断世人的情债。只是现在的情景,实在太过艳丽了。

     2035年,飞行器外面的落日余晖把天边暮云染就辉煌,他看着过了几世的赵云。也正是这时,收到了来自前一世的赵云的信,是包在漂流瓶里寄来的,2018年的小孩子之间寄给未来的信的那种花样。

    眼前是已经转世了,没有他们之间记忆的崭新的赵云。

    是他吗?

    诸葛亮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可能一向被称为智者的他,从一开始便错了。眼前的漂流瓶没有打开,在仓里的悬浮收件箱静静地漂浮着,带着些妖怪的体温,在空气中变得冰凉。

【花轲】酒杯碰撞的声音响起

*校园梗,花木兰青春决赛季x阿轲原皮/致命风华
*想写一下有一点悲伤的感觉,后面可能有点刀子,还没写完,不知道能写多少......突然想写了,就,爽完就跑
*可能出现的棒球知识来自写之前的临时考据,如有纰漏,请大佬指出
————————————————————————————

    全垒打!

    花木兰放下球棒,对着跑垒手一击掌。灿烂的笑容就显现在了队长的脸上,她拿摘下手套的手擦了一下运动后出的汗水,大大咧咧地抱紧了阿轲的肩膀。

    阿轲不动声色地看她,只淡淡一句恭喜了。其实阿轲并不了解棒球的规则,这种事情向来都在她的知识结构之外,不管是好球坏球的分别,还是牺牲打和多垒打,这都只属于阳光下面挥汗如雨的棒球队。

    虽然既然是她喜好的,那自也隐约能从这队长的脸上看出刚刚他们经历了怎样的大成功。你看,她都要请客吃饭了。

    只是,阿轲的心念一转,对这种即使是夏天还要出来大搓一顿火锅的行为表示十分不理解。可能身体强壮的女棒总是需要更多营养。

    队里的其他人也在,还看到了隔壁学校的高长恭,冷着一张脸,虽然没有戴着他常年不离身的口罩,却也把脸板得生硬。也是,阿轲默念着,自从那件事以来,那个号称是兰陵王的好好学生便不怎么在人前露面了。

    即使只是误会,但是有些事情发生过,其影响自然会割裂些什么。

    火锅店里的气氛火热,却没有什么浪漫可言,毕竟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觉得爱情会在熏人的蒸汽之中和肉菜煮熟的香气里诞生。她看向那边已经有点喝得上头的队长,花木兰看起来十分豪爽,可惜酒量不怎么大,甚至连酒品都难说是极好的。

    她还记得当初刚刚入学,在帮高渐离取吉他的时候,因为学校的贫穷,遇到了来拿棒球的棒子的花木兰。也正是因为学校的贫穷,令人难以入口的饭菜和周一到周五不许出校的禁令让憋坏了的学生们开始了寻找美食的道路。咳,这可没有七颗龙珠,只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阿轲借着本就不浓的酒劲揍翻了几个前来找麻烦的混混,正撞见了自己在这里煮肉的花木兰。因着月光,那影都摇摇晃晃,给酒气和热气升腾的空中隐隐约约添了些奇妙的韵味。

    那月光是多么的美丽。

    如果没有这个八爪鱼一样像抓紧救命的稻草一样紧紧抓住阿轲的人的话会更加美好。

    之前两人虽是同学,却很难说有什么交集,只是阿轲有时喜欢一个人在天台看看天空,会听到那群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热血的白痴在那叫喊着,仿佛他们的整个世界都会在夏日里沸腾起来。也自然认得花木兰,毕竟那头黄毛太醒目。两人有时会在器械存放处见面,那里堆放着运动器械、乐器、表演服,旁边更大的屋子里是书,看管这贫瘠的宝藏的是一个耿直的年轻老师,他就像扫地僧一样有着平凡的外表和惜字如金的嘴巴,于此之外还有蜗牛一样的批准速度和岩浆铸就的脾气。

    也算是认识吧。

    也可能是打架太累了,所以在看到那个醉鬼的时候,阿轲奇迹般地没有推开她心中的白痴棒球队长,她本是不喜人近身的,多年的谨慎让她习惯于和他人保持安全距离。但是喝醉了的木兰好似把她当成了谁,也许是击球的球棒吧,死死地抱住。

    氤氲的水汽和着食材的香气飘满了房间,四周的人似乎都是那样遥远,仿佛是在另外一个世界。只有那紧紧靠在自己膀臂上的胸部和那偶尔扫过自己脆弱脖颈的金色长发是在身边的真实的事物。

    终结这种奇妙的氛围的是催着收款的店家——花木兰身上带没带钱阿轲是不知道的,但是自己自是不能去翻找一个神志不清的人的腰包,便代她付过了。由此一来二往,还钱请客的份上,越谈越投机,自是熟稔了起来。

写了几百字怎么看怎么ooc还是决定销毁好了...

也应该开始学会去相信自己而非过分自省,去行动而非只是空想了吧。

【邦良】【BE三十题之】杀了你

    原皮刘邦x原皮张良

    半架空,有自设,和朋友约的BE 30题,题目是【杀了你】,尽量不ooc地表现关键词。

    因为如果是没有其他东西去施加压力的话,邦良之间虽然存在固有矛盾,但是很难爆发出来变成实际的行动。所以其实这是为了这种环境尝试搭建了一个场景,可以把人逼疯的一个场景。

    其实说到这里突然有点想写另外一对cp的介错梗。先码着慢慢填吧。

    欠了好久的债了,现在终于想起来抖掉盐了。

    在我的心里,刘邦是那种为了利益可能会背叛情感的人,他会看重情感,但是他可以做到不择手段。而张良是那种会面上开嘲讽,但是真的面对这种选择,可能会有一瞬间的犹豫的感觉。我是这样理解邦良(农药而非史向)的,虽然文力不能及,但是希望不要太崩吧。

    张良第一人称,初次尝试多多包涵。

 ——————————————————————————————

    杀了你一次又一次,但是我还是会想到,要去结束这场战斗。

    我们可以找到结束的方法。


    开始是我猛然惊醒,从我意识刚刚存在时,我就在这里了。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这是哪,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只记得攻击和防守的方式,我们需要胜利。

    我们的意识在彼此斩杀间慢慢苏醒,就像春天笼罩了大地一样,那样自然而然却令人惊叹。我知道这里是王者峡谷,我也知道了我叫张良,而你是刘邦,我需要杀掉并且打败的对象。我们需要的是杀掉对方,得到金币和经验,我们需要变强。

    只有这样,我们才会离开这里。

    这个地方,很是诡异,我知道我经常来到这里,却感觉这里仿佛少了些什么。

    我自认是聪颖的,却也无法触及这缺憾之具体。

    只是……彼此杀戮?这里一定有什么出了差错,而正是这差错把我们两个人扔到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压抑而孤独的被遗忘之地。这里有植物,有水源,有防御塔,有水晶,还有我们每次被本能一般杀意涌上来的对方杀死后,复活的泉水。

    那到底少了什么呢?

    这里能动的,除了那开局时升起,会对进入塔中敌方攻击的防御塔,就只有我和刘邦了。这是种奇妙的体验,只是我似乎觉得来到这里的人是我和刘邦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差错。

    我们就在这里过着看似平静,却其实都是厮杀的无趣的生活。战斗总是血腥残暴的,尤其在它的发生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在一种冥冥之中力量的支配之下,我们的身体所表演的一场闹剧的时候。

    渐渐的,我们开始摸索出了彼此的弱点,也开始熟悉这片大地。

    有时候是他把剑插入我的胸膛,有时候是我的言灵剥夺了他的最后一丝力气。这片大地并不大,而且四周都是无法逾越的围墙,我们仿佛被抛弃了,却还是被内心躁动的杀意催逼着,杀了他,杀了对面的敌人——去取得最后的胜利。我们复活所需要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但是我们总会醒来,面对着这毫无生机的峡谷,面对着没有终结的内心的杀意。

    一切都是这样的压抑,疯狂在蛰伏着等待爆发的时机。




    之后,我们这里出现了龙。

    主宰。

    瞬间惊醒般,我想起来了一些东西。这里的起源,我们的关系,还有最重要的事情——如何结束这场战斗。

    差错出在了兵线上。取得胜利应该摧毁掉敌方的水晶,而没有可以顶塔的兵线,一切都是徒劳。我们没有办法在被防御塔打死之前推掉它,而且没有兵线的时候,防御塔极高的防御也让这一切变得几乎不可实现。

    与此同时,兵线和野怪的缺失,在剥夺了这个峡谷本就不多的生机的同时,也剥夺了我们变强的一大途径。在没有自然金钱和兵线所提供的金钱和经验的情况下,我们变强的过程只能依靠杀死对方来完成。

    系统的意识发现了这一漏洞,并且派来了主宰来弥补。两人自然都知道这是个机会,不止是主宰本身,更是因为击杀它的一方,将得到这个峡谷里唯一的兵线。

    胜利将属于击杀主宰的一方!




    我的记忆在慢慢复苏,我记起了刘邦和我在现世之中的生活,却记不清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和方式。系统在用这种方式来催促我们完成这场战斗,而记起了和刘邦之间一切的我开始产生了罕见的动摇。

    无论是前世的君臣相处,还是今生。

    我开始从厮杀的执念之中慢慢情醒过来,相信刘邦也是的。他肯定也知道主宰就是胜利的唯一途径,而依旧没有野怪和兵线的现在,我们等级和金币都还有一些欠缺。除非——杀了你。

    这就是真相吗?在这个看似开阔,其实却是人性的囚牢的死气沉沉的峡谷。我却有点脊背生凉,这样的生活,永世被困在这里,压抑着不知道何时就会和爱人彼此拼杀的欲望,去面对一次比一次长的唯一的休眠。而且没有人知道胜利之后会发生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败方会如何。

    死亡似乎在这种愈发压抑的环境之下变成了唯一休眠的机会,尤其是在现在。峡谷之中本就是没有睡眠的,只是这种几日几夜无法入眠,只有死亡才能给予压抑着被系统刻入身体的杀意的生活实在是让人绝望。

    我自然是不会绝望的,但是我竟也心生了一丝想要逃离的欲望。

    只要能够离开这里。只要可以摆脱这种杀意。




    我看到了你,你向我走来,正值峡谷之中的夜晚。

    已经是很多个日夜了,因为系统的bug,这里的时间仿佛被无尽的拉长,而在这种仿佛没有尽头的时光,我看到了刘邦。刘邦无疑是想起来了一切,他也在迟疑与挣扎。

    而他终归是放下了剑,他向我伸出了手,就像前世他身为君王,把那本就多疑的心性之中的不多的信任分给我一些一样。

    你叫我,我们就这么在一起好不好。

    鬼使神差地,我信了。

    可能是月光太明亮,隐晦都蛰伏了。也可能是多年的现世的感情和几世的羁绊,都化为了此刻你在我耳畔的喘息。你叹息着说欢喜,热浪涌上来,湮灭了历史的尘埃,也把一切阴谋都抚平。微微颤抖,带着月光和草屑,宛如置身蓬莱仙境。

    于是顺理成章,一场欢爱,一阵相伴。

    我当然可以明哲保身规避鸟尽弓藏,但是掺杂了感情与责任,更多的是我所罕见不能解的心绪。



    最后,你悄悄去偷龙。

    我其实是早就注意的,毕竟我虽然一向不能胜任打野的职责,却也自然时时注意这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希望。

    近几日,冥冥之中的催逼更甚,我内心的燥意难以平息。

    几番强压竟更为猛烈,只冲上心口。

    【杀了他!】

    我看到刘邦的一瞬间,被正在打龙的你的剑气不小心划中。却无端记起自己早已做好的推算,刘邦和我,都只剩下最后一个人头的经济,就可以单挑这主宰。

    血液之中的躁动告诉我,杀了他,杀了这个攻击你的人,赢得最后的胜利。

    看。

    他知道自己杀不了龙,也知道就只差我这一点经济来达成他的目的——他从来都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

    我也知道,但是当我下意识的反击即将击向他的时候,我犹豫了,刘邦没有。



    长长久久的沉眠,而当我挣扎着从泉水之中复生,睁开双眼的时候,第一眼便是刘邦,还有扇动着翅膀的主宰先锋,以及那炸裂成碎片的水晶。

     一阵剧烈的疼痛席卷了我的意识,我的灵魂似乎被撕扯着,残留了些许杀意的余韵。

    一切都是梦境。梦境。该死的梦境。但是如果是你,这一切都是最佳的选择。



    最终的最终,我猛然惊醒,刚刚脱离了名为“王者峡谷”的逻辑混乱之地,我躺在现世的你的身边,你,刘邦,身上没有带着武器,我抚摸着身为恋人的你的光滑的没有带着武器的身体。

    有些安心。

    却在心里生了叫嚣的声音——杀了你。

突然好奇性冷淡风的文风要怎么写...

有点难...改天试试

刺客后手跟战士贴脸肛的错误示范啊喂!

花木兰x阿轲(原皮)
半架空,因为我发现考证之后这俩人根本遇不上....
感觉很是想吃粮了,我流花轲,就是想看刺客跟战士贴脸的小短打呀!也可以算开头也可以算结束了吧。
如果有后续的话大概就是阴谋阴谋甜甜甜甜虐阴谋破灭吧(估计有生之年了我这脾性
花木兰又往回捡人了(喂)
————————————————————————————

又是一阵秋风扫过。

阿轲刚刚为自己的哥哥报仇,继承了荆轲之名。而家族秘术加持之下,虽不如传说中的神行万里,却亦令路程变成了一段段幻影。

而那路上的追兵也渐渐追得不如前几日紧迫了。身上的伤虽因为连续而急促的奔波而没有得到治疗,却也没有再添新伤。

秦已经在慢慢远去,而接应的高渐离却不见了,追兵令本就疏于联络的两人失去了彼此的踪迹。

大唐的边境就在眼前。

阿轲紧了紧身上裹伤的绷带,内心一阵迷茫,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呢。

大唐的边境,一段与魔域相通靠长城守卫,一段与其他帝国接壤。而按照常理,一路逃亡至此的阿轲自不会出现在这里。

或许是家族的秘术出现了疏漏,又或许是魔种的巢穴里对于这个远道而来客人有着别样的召唤,就如同命运的安排一样,阿轲出现在了大唐的长城之下。

此时尚早,守卫长城的将领花木兰刚刚就任,势力之间仍未有合适的制衡点出现,花木兰虽性格强硬,但只此一人带领着许多士兵,终归是势单力薄,很难从众多魔种的手上讨到好。

黄沙被风卷起,战旗猎猎。

花木兰的小队迎来了苏烈。而正当豪爽的将军与昔日里的状元畅饮之时,躲在暗处的阿轲终于支撑不住秘术的消耗,显现在了角落。

阿轲的伤口只是草草包扎,最为关键之处在于她莫名其妙出现在魔种巢穴深处,却一路上未曾遇到人烟,自然也就无法得到良好的治疗。这一路撑过来,伤口溃脓发炎自是不必说,难得遇到些活生生的人,正想要寻些医药和饮食,却不想在这附近仿佛有着什么事物的干扰,加上一阵来自伤口撕裂的剧痛,阿轲这一路以来万无一失的行踪也算是漏了馅。

花木兰毕竟是位将军,擅长近战是其本分。即使是这庆祝的席上未曾带着自己的重剑,但是短剑总是不离身的。一位是体能上占据优势的战士,一位是身受重伤而且失了先机的刺客。

这场战斗从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花木兰单手收缴了阿轲的双刃,举起来,另外一只手把阿轲摁在营帐的角落。阿轲眼前一黑,这剧烈的争斗和花木兰手底不轻的力道令伤口瞬间开裂。

竟是连再次使用秘术的力气都没有了,又被掐住了命门,只得抬头看着花木兰,疼得几乎都要晕过去,却依旧凭借着本能与意志寻找着逃脱的机会。

那天晚上之后,阿轲被花木兰留了下来。

失踪人口回归。

考完试了,最后一篇论文也已经写完了。令人窒息的考试月结束了,经历了一次恋爱又分手了,把露娜练到了300场之后再也不敢碰,a了ingress,爬墙去了刀乱到现在因为考试一直咸鱼到连纸笔都懒得拿。想了想在我停更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也蛮多的,去年没有总结,主要原因是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记录的大事,但是这样一想,即使是这样的细碎小事,无论欧非,顺风还是逆风,都是值得珍惜的。

一直以来都只活在太太们的评论区,每天上线偶尔还能看到最可爱的你们点的小心心或者推荐。实在没有灵感也是因为爬墙了的原因吧。加上觉得自己的文笔实在让我感觉十分不自信,最后一段时间也确实比较忙。

立个flag,打算开始继续产出了。

十分十分感谢小可爱的喜欢,我确实做的还不够好,未来我也可能做不到我希望的那样优秀。但是我一定会尽力让自己变得更加美好和优秀。

我不认为这个世界多么美好,但是我希望因为我的存在,至少是我的身边,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可以感受到【温柔的世界】。我知道我的缺点,我知道世界的人性的恶心,但是我还是愿意去让自己的人生和自己的周围,尽量闪闪发光一点。

我的LOFTER不能换行的bug修复了,虽然有点水逆,但是不妨碍突然兴起的希望。想了想还是想自勉一下。
以及表达一下可能看不到的感谢吧。

大概只是写给自己的碎碎念吧。

抄袭什么的其实已经在生活方方面面了呢。甚至可以说大多数人都无法彻底跟这种行为撇清关系。

突然打开lofter,看到一些东西,实在是有些感慨。

依旧无法容忍为了抄袭辩护以及自己进行抄袭的事情吧,虽然我一向不算是正义善良的人,但这也算是一直以来的底线和对于作品最根本的尊重了。

自己爱的文字、绘画、人物、作品,总不能是自己撕扯、蹂躏,变成支离破碎、血肉模糊的屎样的吧。

听着浪个浪个浪里个浪......人世走一遭......

这欢快的曲调,真的觉得看刀子都有点搞笑风了???